绝味食品拿鸭脖子 “当杠杆” 长期利润增速放缓

投资 >
英才杂志
分享

休闲零食作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磨牙食品,为大众所称道,卤制品更是其中滋味最浓的“仔”。在一众卤制品公司中,一手店、久久丫、留夫鸭、廖记棒棒鸡等品牌耳熟能详,但最为投资者所熟知的还是绝味鸭脖、周黑鸭、煌上煌,三家企业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

绝味食品(603517.SH)是卤鸭三巨头的领军企业,2008年成立、2017年上市的绝味食品,以后来居上的速度赶超并碾压2012年上市的煌上煌(002695.SZ)和2016年上市的周黑鸭(01458.HK)。

《英才》记者发现,2020年上半年,面对疫情大考,虽然利润表现不佳,但资本市场还是很看好其前景,并给予了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估值。到底是什么支撑了资本市场的预期,绝味食品又是怎样拿鸭脖子“当杠杆”,撬动资本市场的神经呢?

中报利润降幅超三成,长期利润增速放缓

据绝味食品2020年半年报披露数据,其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13亿元,同比下滑3.0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4亿元,同比下降30.78%,这是其自2017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中期业绩。

对此绝味食品表示,2020 年上半年因新冠疫情爆发,对公司生产、物流配送、市场销售等工作造成一定程度影响。

但从长期来看,绝味食品上市以来三年内归母净利润增幅是呈现放缓趋势的,2017年到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4.97亿元、6.31亿元、7.91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31.93%、27.69%和25.06%。

造成其增速放缓的原因或许是毛利率的不断下探,2017年到2019年,绝味食品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5.79%、34.30%和33.95%。反观同业公司,2019年煌上煌的毛利率37.59%,而周黑鸭更是高达56.54%。

疫情不减开店热情,费用上增研发下降

绝味食品的门店数量规模绝对算得上国内最大的了。但中报披露的数据,让人看到其还在扩张。

2020年中报显示,绝味食品在全国共开设12058家门店。过万的门店让绝味食品在数量上碾压了竞争对手,而门店增速也同样惊人,2019年全年新增门店1039家,而2020年仅上半年就新增了1104家门店。

疯狂的扩张势必引起费用的直线上升,绝味食品上半年的销售费用为2.35亿元,同比增长15.21%,管理费用为1.41亿元,同比增长11.35% ,这也是拉低利润的一个方面。可经营的费用增加了,研发的费用却下降了,上半年绝味食品研发费用493万,同比下降19.31%。

持续投资不断加码,投资基金运作忙

除却对店铺的投资,《英才》记者还发现,自绝味食品上市以来,每年都有至少一笔对外的基金合作投资。

刚刚上市六个月的2017年6月,绝味食品就通过全资子公司深圳网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网聚”)出资1亿元,成立了由广州聚毅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聚毅卓”)为管理人的广州绝了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四个月后,绝味食品又通过深圳网聚与宁波番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了湖南番茄叁号私募股权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此次深圳网聚出资0.99亿元。年度累计投资额1.99亿元。

2018年,绝味食品投资加码,还是与上述两家基金管理公司分别成立了私募投资基金,年内总投资规模达到了3.07亿。

2019年,绝味食品又通过与长沙伍壹柒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伍壹柒“)合作成立私募基金一只,出资0.28亿元。

2020年上半年,绝味食品再度联手广州聚毅卓和长沙伍壹柒,分别成立私募投资基金。截至目前总投资额达4.79亿元。与前一次不同的是,此次绝味食品同长沙伍壹柒的合作,还拉入了刘永好成立的草根知本集团有限公司。草根知本集团有限公司是以打造“健康快消”生态为战略,进行跨行业及产业链上的资本投资平台。

上市三年半,绝味食品向外投资成立的私募基金共计投入10.13亿元,而2017年绝味上市首发募资仅7.41亿元。

穿透上去细究几家私募机构的背景,《英才》记者也发现了异样的组合。

广州聚毅卓的法人是余砚新,其曾在绝味上市前担任绝味食品的监事会主席,而旗下两只私募基金均与绝味食品有关。长沙伍壹柒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三只基金也均为有绝味食品参与的私募基金,而其法人彭惠,同余砚新一样,也曾在绝味食品和深圳网聚任职。宁波番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四只私募基金,除了和绝味食品关联的两只外,还分别和巴奴、喜家德成立了私募基金。

究竟是帮助老东家寻求合作,还是受命领军撬动更大的社会资本,无从得知,但两家私募机构却实实在在的打上了绝味的烙印。

为避税控股股东匆匆改名,减持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中报业绩并不亮眼的前提下,绝味食品与8月3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聚成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慧功发展、成广发展、福博发展计划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6%的公司股份。其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1217.26万股,即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2434.52万股,即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4%。

而根据公开数据,聚成发展、慧功发展、成广发展和福博发展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绝味食品的董事长戴文军,这四家公司共持有56.25%的绝味食品股份。而这些股东持有股份来源均为公司IPO前取得的股份及上市后以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方式取得的股份,其持股股份于今年3月17日刚刚正式解禁。

在减持公告近两个月前的7月8日,绝味食品发布公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均已完成了变更公司名称、公司住所、公司类型及经营范围,彻底从有限责任公司变更成为普通有限合伙企业。此举既为减持后的收益分享提供了便利,也为他们的投资者退出规划了方向。

戴文军在上市之前就成立这四家公司,在这四家合伙企业的投资者中,记者同样发现了余砚新的身影。结合绝味投资的私募基金看来,利用基金杠杆的资本运作方法,戴文军已经手到擒来了。

以减持公告日的收盘价计算,其减持将套现近35亿元。而截至记者发稿日,绝味食品股价已经下跌超过10%。(作者 孙栋)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绝味食品,卤鸭,鸭脖子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中国财投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